中国改变“藏汇于民”政策了?
2017-01-06 20:39:37
  • 0
  • 5
  • 285


如果要评选“2016年最恶毒经济学者”,毫无疑问李稻葵会当选。

李稻葵以前就经常发出一些奇葩言论。我将其与林毅夫、胡鞍钢称为北京经学界三朵奇葩。李稻葵以前所有的言论都不如2016年末这次言论惊人。当时,人民币遭遇大幅度贬值,百姓为了是否要赶紧换美元而人心惶惶。这时候,李稻葵站出来发言了。他不是为百姓分析美元涨跌趋势,而是发文称:为了避免资金流出压力,应该限制人们为了避免贬值而换取美元。

此言论之奇葩在于,其传递出的意思是:如果明确存在人民币要贬值的预期,则百姓一定会将人民币换成美元;政府应该阻止百姓这种趋利避害的选择,禁止百姓换美元,让百姓眼睁睁遭受损失——如果李稻葵是一个脑子没有进水的人,怎么会提出如此奇葩的言论?这让人联想到1960年代:农民饿得快要死了,想出去讨饭。但每个村都养了一群民兵,他们能吃饱,吃饱饭后有力气,持枪站在村口,禁止农民出去讨饭。结果,3750万人饿死。

几千年来,哪个皇帝禁止过穷苦百姓外出乞讨?

有些人问过我:你怎么对林毅夫、张维为等人的言论如此反应强烈?他们不就是发表个人观点吗?我认为不是的。林毅夫在学术界声名狼藉,但他在官方很受宠。不是因为他有什么独到的学术成果,而是因为他揣摩圣意,总能在皇上瞌睡时恰到好处地递上一个枕头。同样道理,李稻葵意向也是揣摩圣意,负责给官方的某个政策提供解释。领导说东,林、李们会解释往东有多么正确;领导说西,林、李们会解读往西有多么伟大。

所以,对于李稻葵“应限制百姓换汇”的言论,有关部门应该出面解释:这是不是代表了官方意见?因为,根据民主社会法治原则,政府不能偷偷摸摸立法、出政策。

其实,已经不用多解释了,最近银监会出台的政策已经在限制人们换汇了。李稻葵们根本不是预言家,也不是学术沿街,他们只负责解释。他们的所谓学术建议,往往就是当今政策的方向。

我要提醒的是,在“限制换汇”政策似乎已经在实施过程的今天,我们应该记得当年的“藏汇于民”的官方言论。

先说历史。1949年到1980年代,中国是实行外汇管制的。从苏联学来的那套计划经济体制,政府几乎管控一切。改革开放初期,百废待兴的中国,生机勃勃,进步的思想四处传播。外汇行业发生了三大变化:一,1980年代,政府取消了针对个人的强制购汇政策,允许个人留存外汇。二,1994年1月,中国取消企业进口等经常项目用汇计划审批,允许企业凭有效单证直接到外汇指定银行购汇。三,1996年12月,中国宣布实现经常项目可兑换,对经常项目对外支付和转移不予限制,但企业出口等外汇收入原则上仍应卖给外汇指定银行。

这是令人欣喜的进步。黄金的1980年代。

到了2010年代,尽管改革开放出现部分停滞甚至倒退,但在外汇管理方面,尚没有任何倒退迹象。2010年7月2日,国家外汇管理局表示,中国并不追求大规模的外汇储备,不过鼓励“藏汇于民”。

这是一次值得隆重赞扬的表态。首先是表示不追求外汇规模了,其次是明确提出了“藏汇于民”,在中国,藏富于民是个很罕见的词汇。

时间仅仅过去6年,就要从“藏汇于民”走回到“限制换汇”的老路?全世界已经进入到互联网时代,老路还走得回去?

其实,政府根本没有必要对外汇形势如此没有信心。就在中国银监会当局出台限制换汇政策不久,人民币在国际市场迎来一次惊天上涨。据监测,此次人民币暴涨并没有中国银监会方面大力抛售美元的行为,并无证据证明是中国政府操纵上涨。有可能而是市场博弈结果。或者是空头相互踩踏,也可能是仅仅因为跌久了必涨的规律。

我并不是完全反对外汇管制。在发生战争或者大规模经济崩溃的时候,政府采取外汇管制是可以的。而今天的中国经济,虽然萧条,但还没有到崩溃的地步。再者,你即便要管制外汇,也应该明确告知纳税人:为何进行管制,如何进行管制,管制将于何时结束。

中国的改革开放不能倒退,走老路没有希望。政府必须以透明、开放的姿态与纳税人交流。“藏汇于民”才是正道。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