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好意拆墙,公民恶意揣测
2016-02-27 13:03:53
  • 0
  • 24
  • 394

政府好意拆墙,公民恶意揣测

  

这3年来,以中共中央、国务院名义发布的文件,最英明的就是20162月下旬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了。此文件指出,“新建住宅要推广街区制,原则上不再建设封闭住宅小区”,还要求“已建成的住宅小区和单位大院要逐步打开”。

中国式的封闭小区,互为阻碍,愚蠢之极。对此根本无需多言

有意思的是,网民的反应,几乎是一边倒的反对。这是多少年来罕见的。无论是中产,还是底层,无论是自由派,还是左派,从未像这次一样,如此意见一致地质疑拆墙。质疑的理由,基本集中在两个方面:安全问题、小区内道路的产权问题。

网民的质疑非常无理,因为很容易就可以针对这两个问题提出反问:不拆墙你就安全了?不拆墙你就拥有小区道路的产权了?

一种流行的说法是:“拆掉的是小区围墙,毁掉的是对法律的信仰”,意思是拆围墙、把小区道路改造为公共道路违反了《物权法》。这个指责没有道理。官方拆墙《意见》证实实施前,肯定会修改《物权法》、对小区做一些补偿,不可能违法拆墙。

或问:房子都能违法强拆,拆围墙不是可以更随意?这要看拆的对象。强拆房子,肯定是违法的,是抢劫,但是,强拆房屋面对的是少数人。中国人普遍是冷漠的,事不关己,搞搞挂起,只有自己被拆时才哭天喊地。再加上多数人暴政的思想非常严重,有些无耻的家伙甚至把抵抗强拆者称为“钉子户——一个无耻的词汇。总之。强拆房屋遭遇的阻力并不大。强拆围墙则不同,很容易造成群体对抗,并获得周围人的支持。当局不会硬来。

一个正确的、符合潮流的政府意见,遭遇了网民的集体反抗与挖苦,对此,应该指责网民吗?不应该。从2007年起,我就不断写文章提倡“对公权力要苛刻,要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公权力”,这一次,官方“拆墙”指令一出,各方的恶意揣测纷纷出笼,大致有:1,政府没有大块的地可以卖了,想拆了墙分开卖。2,推卸交通阻塞的责任。3,为了房地产去库存,使得现在的封闭小区好卖。4,为了让居委会取代业委会的自治。……这是第一次全民恶猜公权力吧。

这些揣测,有的有迹可循,有的纯粹就是瞎想。即便瞎想,也值得鼓励。对政府的任何恶意猜测都值得鼓励。只有在这种恶意揣测的压力下,政府才有可能为人民服务。

恶意揣测之后,还要解决具体问题。

此次民意反抗强烈,主要原因是此拆墙《意见》出台太突兀。要拆墙,首先得说拆墙的好处,然后要解释为什么唯有中国出现这么多封闭小区,最后再说具体怎么拆。此次,在这三个方面做的,都是欠缺的。

第一个问题,拆墙的好处,是利益共享,大家每人让出一小块,然后共同获得一大块空间。完全是利国利民,没有任何疑义。

第二个问题,中国为什么形成了世界上独有的封闭小区?最高法院说封闭式小区是农耕时代的产物,这个貌似没错。但中国目前的封闭小区,根源追到农耕时代太虚无了。实际上,责任完全在1949以后。中共从国民政府手里夺过政权,进入城市后,先是军队在各个城市圈地、围墙,然后是各个权力机关圈地、围墙。不仅办公区域围墙,所谓的部队大院、机关大院也搞围墙。王朔等人津津乐道自己是军队大院成长起来的,传达着一种优越感。

权力集团的喜好,必然传递到民间。1990年代以后的各个小区,也要把自己围起来。于是,城市被切割,彼此成为障碍。中国的城市道路远比国外宽,汽车保有量比国外低,但交通阻塞程度却超过国外。其原因,有中国人普遍不遵守交规,也有这些封闭的小区阻塞了城市交通的“微循环”的原因,对此大家是有共识的。

现在,权力集团要拆墙,很好,但你首先要检讨自己,承认权力集团是围墙的始作俑者。可惜,中国的权力始终没有学会谦卑。

第三个问题,怎么拆。针对民众的反对,有城规专家解释说,打开已建成住宅小区不会一刀切,也非简单“拆墙破院”,还会有相对封闭的居住小区和居住组团------这个解释才是真正应该被斥责的。不就是拆百姓不拆权贵吗?又来这一套?在中国当今体制下,只有“一刀切”才有可能寻得一点公平,所谓“不搞一刀切”,最后都是“切百姓不切权贵”,这个定理已经被无数次验证了。所以,此次拆墙。公民们应该呼吁:要么全拆,要么全都不拆,必须一刀切。

即便一刀切,也不可能同时进行,要有先后顺序。正确的顺序是:首先拆政府大院,然后拆景区围墙,第三拆学校、医院围墙。等完成了这三步,再去修改《物权法》,拆公民的商业小区围墙。

如果不遵守这个顺序,那么,拆墙就是又一次对民众的侵犯。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