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三阅兵,日期选择值得​称赞
2015-09-07 15:33:13
  • 0
  • 18
  • 481

九三阅兵,日期选择值得称赞

 

九三阅兵,重点是九三还是阅兵?

如果重点是阅兵,那就意义不大。中共建政至今,已经66载,期间从1949年到1959年,年年国庆节阅兵,共计11次,这与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思想是对应的。三年大饥荒导致阅兵停止,此后又零星阅了三次。

如果将2015年的阅兵重点放在阅兵本身,意义就局促了。只是众多阅兵之一而已。

2015年的阅兵,貌似是有史以来最紧张的一次。河北工业停产,北京汽车限行,部分加油站歇业,摆摊的商贩禁止出摊,天安门周边商店停业,长安街两侧窗后禁止站人,宾馆检查行李,饭店查验身份证,部分医院歇业……显然,下面的执行人员是把重点放在阅兵上了。安保的过度紧张,在微博上引起不少非议。

很多人在讨论该不该阅兵,讨论民主国家为什么很少阅兵。这是另外的问题了,暂且不谈。假设必须要阅兵,那么,日期选在哪一天好呢?

以往几十年中国大陆每次都是选在国庆节阅兵。唯独2015年,选在了9月3日。

9月3日是个什么日子?是日本投降庆典日。关于日本投降,以前大陆教科书都尽量只强调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广播《停战诏书》。很少提及:1945年9月2日,在美国“密苏里”号巡洋舰上,日本政府代表在投降书上签字,徐永昌代表中国政府在日本投降书上签字确认;第二天, 9月3日,国民政府下令举国庆祝,放假并悬旗3天。此后,9月3日就被作为中国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

相比8月15日日本天皇的广播,9月3日更有法律意义。8月15日仅仅是“终战广播”,9月2日才签字确认“投降”。所以,9月3日庆祝胜利,既有历史的传承,更有法理的逻辑。

9月3日与10月1日相比,区别更是巨大。9月3日,是苦难的中国人民历经多年困苦,终于迎来外敌投降、本国民众扬眉吐气的一天;而10月1日,是内战胜利一方的开业纪念日。

2015年,阅兵选在9月3日,无论如何是一个值得称赞的进步行为。中国大陆政府勇敢承认历史,直面历史。

不过,选在9月3日,就带来新的问题:如何重评抗日战争功过。以往,大陆教科书都说国民政府消极抗日,共产党才是抗日功臣,抗日胜利后蒋介石从峨眉山跑下来摘果子;后来的教科书,又分别描述,用“正面战场”和“敌后战场”来把功劳分摊给国共两党。到了2015年阅兵前夕,大陆官媒发表大量文章论证共产党是抗日的“中流砥柱”,但并未说这个砥柱是否“唯一”,没有对比国共两党的功劳大小。

我个人认为:中流砥柱有两根儿。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是美国,三年内战的中流砥柱是苏联。这个观点或许不正确。因为,某官媒发表文章说:就算没有美国,中国的抗日战争也会胜利。这属于胡扯。没有美国,中国的抗战基本无法胜利,亡国几乎是肯定的。元清中国是两次亡国的,那时中国人民没有取得抗元、抗清的伟大胜利。

美国政府是否派员来参加九三阅兵,令人关注万分。这是月饼是否获得国际认可的决定因素。

另外一个问题,是9月3日前最该做、却没有做的:恢复抗战胜利纪念碑。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中华民国政府西迁重庆。为了动员民众抗日救国,决定在重庆市中心繁华地带建一座象征抗战到底决心,宏扬御侮精神的建筑物,定名为“精神堡垒”以资纪念。1940年底,堡垒破土动工修建,于1941年12月30日竣工。1945年抗战胜利后,中华民国政府即着手还都南京的各项准备工作。1945年10月,重庆市参议会决定:为纪念重庆在抗战中的重要地位并确保这种地位能在战后继续延伸下去,决定在“精神堡垒”的旧址上,建立宏伟的“抗战胜利纪功碑”,以纪念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1946年10月举行了奠基仪式,12月动工兴建,至1947年竣工。

令人奇怪的是,这居然是中国境内唯一的一座抗战胜利纪功碑。惨烈的8年抗战,国民革命军有过不堪的失败,也有伟大的长沙保卫战、武汉保卫战、常德保卫战,难道不该在长沙、武汉、常德等地建立很多纪念碑吗?不知道民国政府是怎么想的。

1950年,大陆政权易主,中共重庆政府将“抗战胜利纪功碑”改名为“人民解放纪念碑”,原来所有碑文被全部铲除。至此,中国大陆境内唯一一座抗战胜利纪功碑消失了。

微博上呼吁将解放碑改回抗战碑的声音比较高,但并未获得官方回应。

    尽管有这一个小的遗憾,九三阅兵的进步意义仍然值得表扬。对那天的阅兵,某些反华人士会理解为军国主义,某些人会理解为彰显国威。而我将9月3日的阅兵理解为向历史致敬,向真正的抗日英雄致敬。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