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爆炸事件加速传统媒体死亡
2015-08-25 13:21:45
  • 0
  • 64
  • 1367

天津爆炸事件加速传统媒体死亡

 

媒体是喜欢有事件发生的,这是体现媒体存在价值的时刻。然而,在中国,有事件发生的时候往往是媒体最尴尬的时候。

因为有新闻纪律。中国特色。

天津爆炸,其严重程度堪称中国式911。这一次,媒体的尴尬程度也超过了从前。

最尴尬的是天津媒体。当全国人民关注天津的时候,天津的电视台在播放韩剧以及其他娱乐节目。报纸的日子也不好过。

“天津港爆炸的消息以新华社为准。另外,请大家注意在自己的微信、微博等自媒体上坚守宣传纪律,不信谣不传谣,传播正能量。坚决远离一切邪教宣传,杜绝在网上出现传播违规违纪违法的问题。请互相传达。收到请回复!”大家普遍相信这一“传达”是真的。

不仅传统媒体缺席,就连互联网媒体也在第一时间不敢过多传播天津爆炸。互联网这些年所受的限制也越来越多。这表明官方对互联网的控制已经趋于熟练。

当这些媒体都被控制的时候,天津港爆炸的消息以及最新进展,会滞后传播吗?事实证明:没有。大家通过微博、微信肆意传播着每一个最新动态。

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的缺席,完全没有影响信息的传播,这是令媒体难堪的。终于,媒体忍不住了,以天津之外的媒体为开始,媒体开始突破禁令,对天津爆炸事件进行重量级报道。

然而,突破禁令的媒体依然身背束缚,他们习惯了被捆绑,所以,即便没有绳索,也会自捆手脚。几乎所有媒体的报道,都在强调救援及时,救援得力。纸媒拿出很多版面来歌颂领导、歌颂军警。这是中国式的救灾报道特色。每一个总编都会对自己的记者下达这样的要求。即便总编不下这样的命令,记者自己也会自觉实践。

这些歌颂式的报道,早已经不被公民们接受。一版又一版的歌颂式报道,其下场都一样:记者写给领导看。让人想起袁克定办给袁世凯看的《顺天时报》。

在这里,我们应该衷心感谢王兆山。正是他在汶川地震中的那首“党疼国爱,纵做鬼也幸福”,终于把煽情到极点的汶川宣传给击溃了,大家在对王兆山的怒斥中,实际上页完成了对煽情式宣传的抨击。

天津爆炸案中有一些内容是中国媒体不会报道的,而那部分内容,是记者最想报道的,也是读者最想看到的。中国媒体的悲剧也正在此。

网络自媒体已经成为灾难新闻的主要传播者。

自媒体的传播容易受到官方的指责,理由就是造谣。由无数网民构成的自媒体,在传播中出现于事实的出入几乎是必然的。本来,这也不应受到指责,因为,我们总是在一次次的传播、一次次的修正中逐步接近真相。

甚至是用谣言倒逼真相。最明显的是关于爆炸案主角,天津瑞海国际公司幕后老板的猜疑。网络先后传出三个版本:瑞海国际实际老板是原天津市长,原中共政治局常委,现任政治局常委。这三个版本有可能都不是事实,但传言还是逼迫当局一一出面向大家交代。

我一直认为:互联网时代,纸媒必死。而在中国这个特殊体制下,包括纸媒、影视媒体在内的官方媒体死亡的速度会更快一些,现在已经是接近僵尸了。

每一次灾难性事件,都是对官办媒体的一次打击。在传媒解禁之前,自媒体将会是中国新闻的主流。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