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儿童之死:罪在大城市
2015-06-15 16:57:08
  • 0
  • 5
  • 218

留守儿童之死:罪在大城市

 

 

 

就像克拉玛依与”领导先走”紧密捆绑一样,贵州毕节似乎要与“儿童死亡”捆绑了:2015年6月,4儿童自杀。此前2012年11月,5儿童死于垃圾箱。

 每次有了事故,总得有人担责以应对社会怒火。这次,又是一些地方低级官员(几乎不算管)承担了责任。这些低级职员负得了责吗?

其实,自从5儿童死于垃圾箱之后,面对社会压力,毕节政府是做了一些事情的。比如,他们提出对留守儿童一对一帮扶措施,并为此每年开支6000万元。

有网友追问:每年6000万元支出到哪里去了?这个追问,把问题引向了资金。按照大家对中国官员的一贯认知,这个问题其实并不是疑问,而是在断定:帮扶资金被挪用、被侵占、被贪污了。这种猜测几乎每一次都被证实了。此次应该也不例外。

如果资金真的全部用在了帮扶上,留守儿童的死亡就可以避免了吗?

所谓帮扶,其实就是抱一床被子去慰问,过年送点米和面过去。具体操作者一般要抱着被子拎着油桶,与被帮扶者照张相,刊登在几乎无人阅读的纸媒上。这样的帮扶几乎等同无效。

这次4儿童自杀的消息一传来,多数人的第一反应是:贫穷杀死了孩子。后来透露出的信息很快推翻了此猜测------4儿童家的楼房还不错,家里还发现了存折和很多粮食。看来不像是死于贫困。

留守儿童之所以留守,是因为父母出去打工。打工者在农村往往是家庭富裕程度中等甚至偏上的。这个逻辑成立。

后来央视播出了4个自杀的孩子中年龄最大的那个,14岁男孩的遗属。本着“不相信央视所说一切”的一贯原则,众网友对遗书的真伪展开探讨,结果大家一致认为:遗书是假的。据说在众多证据面前,央视承认遗书是假的。不过并没有承认假编遗书内容,而是说:根据原遗书内容,用软件制造了手写体的样本。

所谓遗书内容,大致是说自己不想活,不责怪别人。不管这个内容是真是假,也不管央视是伪造了内容还是只是用软件伪造了载体形式,我们要问:央视为什么这么造假遗书?是为地方官员开脱吗?显然不是。央视没有必要为地方官员洗地,更何况地方官员已经受到快速处罚。央视要做的,恐怕是为更大的势力辩护。

至于4儿童死于地方政府官员“家访”后一个多小时,就复杂了。如果是因此而死,拿就是个案了。

普遍来说,留守儿童未必是死于贫困,而是死于留守。为什么留守,因为父母外出打工。为什么父母外出不带上孩子,因为城市生活成本太高,高房价(房租),以及高额教育成本是最要命的两项。

先说住。中国每个稍微大一点的城市都在搞消灭城中村的运动,既可以树立业绩,又可以迁走村民后开发房地产赚钱。这么好的买卖,官员不会放弃。那些城中村,其实就是中国人在描绘国外穷人区时候用的词:贫民窟。贫民窟的存在有其合理性:这是农村平民跨入城市的第一块落脚地。消灭了贫民窟,打工者只能孤身寄居。

再说教育。这些年,北京、上海、广州带头,一方面取缔民工学校,一方面压缩公办学校。在城市孩子数量减少的情况下,这样左右挤压,人为造成教育资源的紧张。教育当局以此牟利,打工者的子女则更加无望随父母进城。

儿童留守,弊端丛生。罪责不在其父母,也不在老家,而在于那些吸引了青壮年劳动力的大城市。大城市在掠夺劳动力的同时,又对劳动者家庭进行了集体摧残。父母与子女长期分离,剥夺了家庭幸福,并且让孩子很难有健康人格。

一代儿童留守,两代人被毁。可以说是大城市之罪,也可以说是制度、体制之罪。

我不是为毕节辩护,我是希望真正的作恶者不要做出无辜状。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