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耀:强人之死民主之福
2015-03-26 17:53:12
  • 0
  • 13
  • 580

李光耀:强人之死民主之福

 

    李光耀之死,在新加坡引起的反应未必有在中国引起的反应大。据说新加坡人很平静地面对他的死亡,而中国人则发出各种不同的感慨。

    对于中国人来说,新加坡、李光耀实在谈的太多了,高薪养廉,儒家复兴,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实际上,中国人被灌输的关于新加坡的传言几乎都是错误的——新加坡没有高薪养廉,是某些中国官员为了自己捞好处,编造出了新加坡的高薪养廉;新加坡的兴起,与儒学半毛钱关系没有,是中国某些所谓新儒学捏造了新加坡儒学来为自己的裹脚布理论找个点缀;李光耀从来不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此语特指中国政府的老朋友),恰相反,他说自己最骄傲的一点就是阻止了共产主义在新加坡的入侵,使新加坡避免了落入朝鲜、越南、柬埔寨的下场……

    于是我们要面对两个问题:1,新加坡经验值得中国学习吗?2,中国需要一个李光耀式的人物吗?

专制国家的官员热衷于鼓吹所谓新加坡经验,是因为新加坡是一个披着民主外衣的专制国家。新加坡这样一个岛国的所谓成功,能够复制吗?能够适合比如中国这样一个庞然大国吗?对此,已经不用争论了。新加坡经验是特殊时期、特殊地理位置的特殊产物,根本不具备复制的可能,对中国来说,没有丝毫借鉴意义。

那么,李光耀本人值得中国人学习、借鉴吗?李光耀可谓新加坡之父,他的威权主义在新加坡取得了成功。而今天,威权主义在中国已经没有实现的可能性。

今天的中国,贫富差距巨大,思想认识差异巨大,国民素质差距巨大。我们是应该在各个利益集团、不同认知群体之间进行分权制衡,还是让一个政治强人来统一利益、统一思想、统一行动?前者是无数国家的发展历程验证了的经验,切实可行;后者则是将十多亿中国人的命运作为赌注,押在某一两个人身上,期待出现一个圣人。

圣人理论,在中国历史悠久。这个理论的运转模式是:碰上一个所谓好皇帝,就歌颂明君;碰上一个坏皇帝,就从地方官员里面找一两个典型出来,歌颂重臣、青天。实际上呢,中国及千年专制史上,没有出现过一个所谓好皇帝。从秦始皇到李世民,到康熙雍正乾隆,无一不是暴君,区别只是其对百姓的掠夺幅度有轻有重;而那些所谓国之重臣,从商鞅到王安石到张居正,都是变着法子为暴君提供掠夺手段的帮凶。岳飞、包拯、海瑞等人,都是硬捏造出来的幻象。

我们的老祖宗早就说过:“圣人不死,大盗不止”。庄子的这一思想受到历代统治者的痛恨,却无法抹杀其价值。

21世纪的今天,中国之所以“大盗不止”,就是因为中国人思想观念上面“圣人不死”。有人想忽悠中国人去重复那个已经重复了几千年的以“盼圣人”为核心的中国梦,是想继续为专制做帮凶。

今天的世界,需要民主制衡,不需要政治强人。我们只需要谦卑的政客。

在李光耀死后,我发微博说,【政治强人都该死】民主时代,任何政治强人的死亡都值得庆贺,哪怕他是伟大的蒋经国,何况小小李光耀。我们向李光耀致敬的同时,谴责他的强权。

中国人秉持“死者为大”的传统,然而,这一传统适用于普通百姓,却不适用于染指公权力的政客。如果仅仅把李光耀视作一个自然人,那么,既然他没有明显的伤天害理,则我们赢对于其死亡表示哀悼。而如果把李光耀看做一个政客,则其死亡无论如何都是一兼职的庆贺的事情。

李光耀一家,控制着新加坡的政治和经济,这样的家族,难道不应该获得诅咒?

    “所有政治强人都该死”的理论,并不容易被人接受。有人或许会问,如何评价丘吉尔、蒋经国?

    丘吉尔,是世界大战的产物。当时的英国,满目疮痍,危在旦夕,丘吉尔的强势,给了英国人民信心,丘吉尔的才能,促进了英国的胜利。必须注意的是,二战一结束,英国人民就立刻用选票把丘吉尔赶下台,英国人认为,战争结束了,我们不需要丘吉尔的强势了。这样的结果表明,英帝国的伟大是有伟大的人民在支撑。

    蒋经国,是中国100年来最伟大的政治人物。他的伟大,不是因为强权,恰恰相反,是他顺应时代,放弃强权,带领台湾走向民主,为华人赢得尊重。

    即便强权者李光耀,他也是新加坡人民选举出来的,而非依靠暴力取得政权。只是由于新加坡的政治制度幼稚,才导致他长期执政,积弊渐重。

威权主义者总告诉我们,***会是蒋经国第二,会是李光耀第二。而我要问的是,新加坡出了李光耀这么一个开明的专制者,是新加坡的运气;台湾出了个蒋经国,则不是来自运气,而是来自台湾人民的抗争。你们是要百姓祈祷运气好,撞大运撞上一个李光耀,还是我们去抗争,抗出一个蒋经国?

任何国家是否需要强势人物,选票说了算。如果一人一票依然选举出一个强势人物,那么,国民也要接受。至于那些并非依靠选票上台的政客,无论他叫总统还是总理,无论他是强势还是谦卑,都不值得赞扬。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